<dl id='ay6zg'></dl>
  • <ins id='ay6zg'></ins>
  • <tr id='ay6zg'><strong id='ay6zg'></strong><small id='ay6zg'></small><button id='ay6zg'></button><li id='ay6zg'><noscript id='ay6zg'><big id='ay6zg'></big><dt id='ay6z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y6zg'><table id='ay6zg'><blockquote id='ay6zg'><tbody id='ay6z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y6zg'></u><kbd id='ay6zg'><kbd id='ay6zg'></kbd></kbd>
    1. <i id='ay6zg'></i>

      <code id='ay6zg'><strong id='ay6zg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ay6zg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span id='ay6zg'></span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ay6zg'><em id='ay6zg'></em><td id='ay6zg'><div id='ay6z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y6zg'><big id='ay6zg'><big id='ay6zg'></big><legend id='ay6z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i id='ay6zg'><div id='ay6zg'><ins id='ay6zg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1. 二牛推車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2

              桂林西門外有座趙傢山,這山圓滾滾的像一個車輪。趙傢山的東北面有座白牛山,東南面有座牯(gǔ)牛山。碧綠的陽江從北往南流過白牛山和趙傢山的中間,再流過牯牛山西邊的山腳,然後一直流入漓江。三山一水之間,是一片廣闊的田地。老人傢說,這一帶地方叫做"二牛推車",還講瞭一個動人的故事:
              早先,這裡的田地大半被地主趙剝皮霸占瞭,逼得農民隻好替趙剝皮做長工,或者租趙剝皮的田地來種。即使有幾傢有一兩塊小土地的,也是膽戰心驚地過日子,說不定哪一天就會給趙剝皮霸占瞭去。
              不要以為這裡有一條河,種田就不愁水瞭,這裡的水比金子還貴呢!因為這裡地高水低,要用水灌田非得用水車不可。農民哪裡有錢買水車!倒是趙剝皮在陽江裡堵瞭幾個壩,在壩邊裝瞭幾架大筒車(利用水力推動的竹制大水車,當地農民稱為"筒車"),使陽江的水流到田裡來。趙剝皮當然不會白白給農民用水,誰要用水,誰就得先交水錢。農民自己到河裡去挑水,趙剝皮也不準。他說陽江這一路的水是他的,自己到河裡去挑水也得給他錢!有一回,有個農民因為沒有錢買水,眼看禾苗就要幹死瞭,半夜到陽江挑水,不料給趙剝皮知道瞭,趙剝皮當時就把這個農民的水桶沒收瞭,還狠狠地打瞭這個農民一頓,把他的腿都打斷瞭。所以,當地的農民隻好忍饑挨餓,籌錢買水。那些實在拿不出水錢的,隻好眼巴巴地望著田幹禾枯,顆粒無收。
              趙剝皮傢裡有一個長工叫趙傢。他心腸好,最肯幫助農民兄弟。他看見哪傢人手少瞭,便悄悄地去幫著耕田、插秧、耘田、收割。趙剝皮不在的時候,他就悄悄地把趙剝皮的牛借給農民用。哪傢沒錢買水,他就悄悄地挖斷田埂,讓水流到那缺水的田裡。趙傢幫農民做事這樣盡心,哪個窮苦人不喜歡他呀!
              趙剝皮見來租牛、買水的人越來越少瞭,覺得有點奇怪,就派狗腿子去打聽,才知道是趙傢搞的鬼。趙剝皮氣得眼睛冒出火來,把趙傢吊起來,結結實實地打瞭一頓,並且不給一文工錢,將他攆瞭出去。
              農民們見趙傢被趙剝皮打得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,心裡就像是自己挨打那樣痛。這個找藥,那個敷傷,東傢送來瞭茶水,西傢送來瞭米糧,不到一個月,趙傢的創傷就慢慢地好起來瞭。他才起得床,就要下田做活,怎樣勸也勸不住。他仍像以往一樣,幫瞭這傢幫那傢。
              可是農民越來越窮瞭,沒有錢租牛買水,哪能種田呀!大傢都挺發愁。村裡年紀最大的老爺爺忽然想起來,在白牛山腳下的塘裡有一頭大白石牛,牯牛山上的石欄裡有一頭石水牯牛。老輩人說,你們不要以為這兩頭牛是石頭的,心腸好的人就能用得動它們。講是這麼講,可從沒有人試過呀!現在沒有別的辦法,也就試一試吧。找誰來用牛呢?不用說,當然是找趙傢瞭。老爺爺把他的想法告訴瞭大傢,大傢立刻贊成。
              大傢跟趙傢一起來到白牛山腳下。趙傢開口說:"白牛,白牛,起來和我們耕田吧!"說也奇怪,那睡在爛泥塘裡的白石牛忽然爬起來瞭。趙傢牽瞭大白牛,和大傢又爬到牯牛山上。趙傢又開口說:"牯牛,牯牛,出來和我們耕田吧!"說也奇怪,那伏在石欄裡的石水牯牛也爬起來瞭。趙傢牽著兩頭石牛到瞭田裡,安上犁,左邊是大白牛,右邊是水牯牛,就嘩啦嘩啦犁起田來。石牛力氣大,趙傢的力氣也大;石牛跑得塊,趙傢跑得也快,不到兩天工夫,農民的田就都犁好耙好瞭。石牛不但會耕田,還會背水呢,他們天天馱著大桶到河裡去背水,陽江的水不能背,趙傢便趕著他們到漓江去背水。這樣,農民也用不著向趙剝皮租牛、買水瞭。趙剝皮因此更恨趙傢,他起瞭惡心要對趙傢下毒手。
              有一天夜裡,趙傢趕牛背水回來,坐在山腳下休息,不提防背後一根悶棍向他打來,他頓時昏倒在地。接著,頸脖上、胸口上、肚子上又被戳瞭幾刀,善良勤勞的趙傢就這樣被趙剝皮殺死瞭。
              趙傢被暗害的消息很快傳開瞭。農民們又是悲痛又是憤恨。大傢都知道這是趙剝皮下的毒手,但是上哪裡去伸冤哪!縣老爺和趙剝皮是一個鼻孔出氣的。大傢噙著眼淚將趙傢埋葬在白牛山和牯牛山中間那座小山的山頂上,為的是讓他的墳對著他生前用過的那兩頭石牛,對著他生前幫大傢耕種過的田地。往後,大傢就把埋葬趙傢的小山叫做趙傢山。埋葬趙傢的那天,天忽然變得陰暗起來。山上擠滿瞭窮人,大傢放聲痛哭,哭聲將山頭都震動瞭,流出的眼淚使得陽江水都漲滿瞭。
              把趙傢葬下去的第二天,就出瞭怪事。趙傢的墳頭上長出瞭一根苗,這根苗眼看著一會兒比一會兒長大起來,長得和一根葡萄藤一樣。長呀長,這根藤由趙傢山跨過瞭陽江;長呀長,這根藤就搭到瞭白牛山頂上;這根藤一下就開瞭一百朵黃花,朵朵花都有碗口一樣大,香噴噴的。農民在田裡聞到瞭花香,做起活來就不覺得勞累瞭。
              到瞭晚上,就更奇怪瞭。這一百朵黃花變成一百盞燈,亮堂堂的,把周圍幾十裡的田地都照亮瞭。這時,大白牛從爛泥塘裡爬起來,水牯牛也從石欄裡爬出來。它們走到趙傢山前,圍著山走瞭起來。看呀,趙傢山團團轉起來瞭,河水從陽江轉到趙傢山頂,又從趙傢山頂流到農民的田裡去瞭。
              第二天清早,農民田裡的水就是滿滿的瞭,兩頭石牛又回到他們原來的地方躺下瞭,趙傢山也停止瞭轉動,一百盞燈又變成一百朵黃花瞭。花兒還是那樣香噴噴的,農民在田裡聞到瞭,做起活來就更有勁瞭。
              趙剝皮謀害瞭趙傢以後,以為農民們沒有趙傢幫忙,一定要來求他的。哪知道過瞭幾天,還不見有人來求他,他覺得非常奇怪,又派狗腿子出去打聽。狗腿子回來照實一說,趙剝皮不相信。他出去一看,果然見趙傢山和白牛山的山頂上架著一根開著大黃花的粗藤。他很惱火,走到趙傢山上,聽見停在黃花藤上的一隻鳥在叫:"趙傢不死,萬萬年!趙傢不死,萬萬年!"趙剝皮更惱火瞭,叫人把趙傢的墳挖開,並且灌進瞭鐵水,又叫人把黃花藤砍斷。黃花藤被砍斷以後,流瞭三天三夜的血水,把綠瑩瑩的陽江染成紅殷殷的瞭。
              趙剝皮以為這下就可以放心瞭。哪知道趙傢用過的兩頭石牛,照樣給農民耕田背水,它們還把趙剝皮的筒車撞翻瞭。趙剝皮氣得要命,帶著狗腿子去整治石牛。石牛發起怒來,把趙剝皮和他的狗腿子通通撞到陽江裡淹死瞭。
              人世間最寶貴的是什麼?雨果說得好:善良。"善良是歷史中稀有的珍珠,善良的人幾乎優於偉大的人。"細心觀察我們身邊,有很多人值得我們同情和幫助,有步履蹣跚的老人,有因貧困不能上學的孩子……他們都需要幫助。"送人玫瑰,手有餘香",趙傢就是這樣一個善良且富有同情心的人,願意幫助別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