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21to'></i>
<fieldset id='21to'></fieldset>

  • <tr id='21to'><strong id='21to'></strong><small id='21to'></small><button id='21to'></button><li id='21to'><noscript id='21to'><big id='21to'></big><dt id='21t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1to'><table id='21to'><blockquote id='21to'><tbody id='21t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21to'></u><kbd id='21to'><kbd id='21to'></kbd></kbd>
  • <acronym id='21to'><em id='21to'></em><td id='21to'><div id='21t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21to'><big id='21to'><big id='21to'></big><legend id='21t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ins id='21to'></ins>
  • <dl id='21to'></dl>

    1. <i id='21to'><div id='21to'><ins id='21to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21to'><strong id='21to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1. <span id='21to'></span>

            大澤國的鐵匠和雷公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5

              古時候有個大澤國,大澤國有個鐵匠,那鐵匠手藝高超,但脾氣十分暴躁。

              有一年夏天,大澤國接連下瞭十幾天大雨,每日裡天黑得像鐵鍋,電閃雷鳴,鐵匠受不瞭這樣的天氣,他一聽打雷聲就氣得跳起來:“這一定是大沼澤那個雷公搗的鬼,我要把他捉住,關起來,再不放出去!”

              說幹就幹,鐵匠打造瞭一個巨大的鐵籠子,一條粗重的鐵鏈,一個大鐵鎖。一切準備妥當瞭,鐵匠放出一條獵犬,高舉起打虎用的大鐵叉,站在自傢屋門口,對著大沼澤大聲罵戰:“雷公,你這狗娘養的,有膽子就出來啊!”

              話音剛落,大沼澤濃雲湧起,狂風恕號,“轟隆,轟隆……”,驚雷一個接著一個順著地面滾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鐵匠就地打滾,左一滾,右一滾,躲過那一串驚雷,然後他一個鯉魚打挺,站起身,看見雷公怒氣沖天,黑著臉,拍著翅膀,朝他猛撲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鐵匠武藝高強,並不懼怕,他一手揮起打虎叉,一叉,正叉中雷公的肚臍眼。肚臍眼正是雷公的死穴,雷公鼓不起風雷瞭,翅膀也扇不動瞭,就連手上的斧頭也舉不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鐵匠繳瞭雷公的斧頭,把他塞入鐵籠,關上籠門,用大鐵鎖鎖上。然後他把鐵籠扛入屋內,餓瞭給那雷公吃火炭,渴瞭給那雷公喝銅汁。這樣過瞭七天,雷公漸漸蔫瞭下去,手舉不起來瞭,眼皮睜不開瞭,每日分不清天亮天黑,從朝到晚隻是昏昏沉沉地睡覺。

              “隻要過七七四十九天,他就會變成一條小狗,給我們傢看門。”鐵匠對他的孩子說,“記著,在他變成小狗之前,絕不能給他喝水,要不然我們會遭殃。”

              鐵匠有四個孩子,頭三個都是男孩,叫大郎二郎三郎,最小的女孩叫小妹。

              就這樣過瞭四十八天,到瞭第七七四十九天,鐵匠的堂兄弟娶媳婦,請鐵匠去喝喜酒,臨出門前,鐵匠吩咐大郎:“管好你的弟弟妹妹,千萬不要靠近雷公,更不能給雷公喝水。”

              鐵匠一走,雷公在鐵籠裡痛苦地呻吟起來:“渴死我瞭,哎喲,渴死我瞭,大郎、二郎、三郎、小妹,給我一碗水吧!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行,”大郎說,“爹爹吩咐,不能讓你喝水。”

              雷公呻吟得更厲害瞭:“一碗水不行,那一滴水總行吧?如果今天喝不到一滴水,我一定會死去的。我死瞭,就不能變成小狗陪你們玩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那三個小的孩子個個想要小狗,他們央求大郎:“那就給他一滴水吧!”

              大郎同意瞭。

              三郎馬上跑到水井旁,把手伸進水井,用手指沾瞭一滴水,跑到鐵籠邊,把那滴水滴到雷公張開的大嘴裡。

              雖然隻有一滴水,但那雷公馬上恢復瞭力量,他的肚子鼓起來,發出“轟隆!轟隆”的雷聲,他兩隻手同時舉起,“力拉”一聲,劈開鐵籠,然後他拍動翅膀,沖破屋頂,飛回大沼澤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鐵匠回到傢,見屋頂穿瞭,雷公跑瞭,心裡很生氣,但也沒辦法,他把孩子狠狠揍瞭一頓,這件事就過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時間過得很快,一轉眼過去瞭十年,三兄弟長大瞭,有一年春耕,鐵匠吩咐兄弟三人一道出門去犁地,可是很奇怪,三兄弟剛剛犁好一塊田,那塊田馬上復原瞭。

              沒辦法,兄弟三個隻好牽轉牛從頭再犁,這一回,田剛剛犁好,他們看到沼澤地走過來一個青臉鷹嘴的老人,那老人眼光銳利,模樣十分威嚴,他手裡拿著拐棍,那拐棍一揮,棍尖朝地上一點,那塊剛剛犁好的田地,即刻又復原瞭。

              “可惡!”大郎和二郎扔下犁耙,沖上去就要打他。

              三郎攔住他們:“他是個老人傢,這樣做總有緣故,還是先問問他為什麼吧!”

              老人聽瞭這話,轉過身對三郎說:“你心善而且聰明,我把緣故告訴你——這地方馬上要來大洪水瞭,你們犁地也是白犁,還不如盡早想辦法避難。”

              三郎問:“你是誰?能救我們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是大澤的雷神,正是來救你們的——因為你們小時候曾經救過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雷神拿拐棍重重朝地上猛打三下,隻聽得“轟,轟,轟”三聲,地面跳出來三隻箱子,一隻金箱子,一隻銀箱子,一隻木頭箱子。

              大郎貪心,要瞭金箱子。二郎貪心,要瞭銀箱子。三郎沒得選,拿瞭木箱子。

              雷神又拿拐棍輕輕在地上敲瞭三下,隻聽得“砰,砰,砰”三聲,地上跳出來三個雞蛋。第一個像人的頭顱一般大,第二個像人的拳頭一般大,第三個隻有平常雞蛋一般大。

              大郎貪心,要瞭頭顱大的雞蛋。

              二郎貪心,要瞭拳頭大的雞蛋。

              三郎沒得選,要瞭那個平常的雞蛋。

              雷神說:“洪水來時,你們帶雞蛋躲進箱子裡,什麼時候聽到雛雞叫,什麼時候打開箱子蓋。”

  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洪水“嘩嘩”來瞭,小妹跑出傢門,朝三個哥哥奔來:“哥哥,救我,救我!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們誰願意帶她?”

              大郎和二郎怕妹妹連累他們,急忙自個兒躲進箱子,封好箱子蓋。

              三郎拉上小妹,一起躲進木箱子,雷神幫他們封好瞭箱子蓋。

              大洪水淹沒瞭農田,淹沒瞭村莊,一直淹到山頂上,三個箱子在洪水裡半沉半浮,半浮半沉,過瞭六六三十六天,大郎的雞蛋破殼瞭,雛雞“吱吱”叫起來,大哥打開箱子蓋,洪水灌進金箱子,大郎和金箱子一起沉到河底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過瞭七七四十九天,二郎的雞蛋破殼瞭,雛雞“吱吱”叫起來,二郎打開箱子蓋,洪水灌進銀箱子,二郎和銀箱子一起沉到河底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過瞭九九八十一天,三郎的雞蛋才破殼,小雛雞“吱吱”叫起來,三郎和小妹一起打開箱子蓋,洪水灌進木箱子,兄妹兩人合力把水舀出去,箱子在水面上浮起來。他們坐在箱子裡,漂呀漂,漂呀漂,漂到一個山岡上,山岡上長著一叢野茅竹,幾株青岡樹,兩兄妹攀著茅竹枝和青岡樹枝,帶著小雞,爬到樹上。

              洪水漸漸退瞭,三郎和妹妹從樹上下來,發現附近的人都給淹死瞭,谷種沒有瞭,菜籽沒有瞭,牛也沒有瞭。

              兄妹倆吃草根,嚼樹葉,眼看著就要餓死,妹妹抱著小雞,“嗚嗚嗚”哭起來,三郎安慰她說:“天無絕人之路,求一求賜給我們木箱子的雷神吧!”

              兄妹兩人雙膝跪下,向沼澤地的雷神祈禱:“雷神,保佑我們啊,請不要拋棄我們!”

              地底下響起轟隆隆的雷聲,青臉鷹嘴的雷神從沼澤地走出來,給瞭妹妹一把谷種,一把菜籽兒:“要吃飯你就種谷,要吃菜你就種菜。”

              雷神又給三郎一把黃豆,一把青豆:“要黃牛你就撒黃豆,要水牛你就撒青豆。”

              三郎左手撒一把黃豆,黃豆一落地,變成一群黃牛;三郎右手撒一把青豆,青豆一落地,變成一群水牛。

              谷種有瞭,菜籽有瞭,黃牛水牛都有瞭,三郎對小妹說:“這裡沒有別的人瞭,不如我倆成傢吧!”

              小妹不答應:“不可以,親兄妹怎麼能結婚呢?”

              過瞭三年,三郎又對小妹說:“這裡真的沒有別的人瞭,我們成傢吧!”

              小妹左手拿一條紅絲線,右手拿一根縫衣針,說:“我把它們拋到天上,如果紅絲線穿進針眼,我們就結婚。”

              她把縫衣針和紅絲線一同拋到天上,結果,紅絲線穿進瞭針眼。

              三郎和小妹結瞭婚,過瞭三年,小妹懷孕,生下一個大肉球。

              小妹很想要小孩子,看到生下個大肉球,心裡十分難過,她走出門,把肉球掛在門前的大龍眼樹上。

              沒想到,第二天,大肉球裂開來,肉球裡出來很多小小的孩子,有男孩有女孩,在樹上吃果子。

              這些小孩在樹上慢慢長大瞭,就下到大地上來,跟著三郎和小妹種谷種菜,放黃牛放水牛,各自建房屋結婚成傢,生下跟他們自己一樣的小孩子,大澤國漸漸又人丁興旺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