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bqabf'></i>
  • <i id='bqabf'><div id='bqabf'><ins id='bqabf'></ins></div></i>
    <acronym id='bqabf'><em id='bqabf'></em><td id='bqabf'><div id='bqab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qabf'><big id='bqabf'><big id='bqabf'></big><legend id='bqab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ins id='bqabf'></ins>

      <fieldset id='bqabf'></fieldset>

      <span id='bqabf'></span>

        <code id='bqabf'><strong id='bqabf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dl id='bqabf'></dl>

          1. <tr id='bqabf'><strong id='bqabf'></strong><small id='bqabf'></small><button id='bqabf'></button><li id='bqabf'><noscript id='bqabf'><big id='bqabf'></big><dt id='bqab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qabf'><table id='bqabf'><blockquote id='bqabf'><tbody id='bqab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bqabf'></u><kbd id='bqabf'><kbd id='bqabf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  絕殺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

              1。完美的計劃

              在靠近咖啡館後門的地方,錢小林正坐在桌邊喝咖啡,古亞樵走進來坐在他對面,問:“什麼活兒?”錢小林伸出手比畫成手槍狀,對著自己的胸口說:“我想請你殺瞭我。”古亞樵看見錢小林一本正經的不像開玩笑,愣瞭愣說:“這個買賣太荒唐!我要打破道上的規矩,必須問明白。”

              錢小林悲傷地說:“我實在無顏活在這個世上!”

              錢小林是上海灘流氓大亨錢雄偉的二兒子,從小厭倦打打殺殺的生活,一直幫父親打理正當生意。他有個雙胞胎哥哥叫錢大林,無惡不作。前不久,錢雄偉死後,錢大林夥同律師篡改瞭遺囑,霸占瞭全部財產,還強占瞭錢小林漂亮的女朋友胡媛媛。錢小林痛不欲生,找警察局和法院申訴。可是錢大林早已經買通各路神仙,警察局和法院概不受理。錢小林想找人報仇,但是錢大林本身就是流氓,隨從成群,他想殺錢小林易如反掌,錢小林想殺他卻是難如登天。

              錢大林為瞭顯示自己的大度,把錢小林安排在他旗下的黃金交易所裡坐櫃臺。錢大林經常帶著胡媛媛來看望他,假裝問寒問暖,其實暗含譏諷。錢小林實在承受不瞭這種羞辱,不想活瞭,可是他又不願意自殺,留下窩囊的笑柄。思來想去,他選擇瞭請殺手殺他的方式來瞭結生命,為自己保全體面。

              聽完錢小林的解釋,古亞樵站起來告辭,說:“你已經混到這種地步瞭,哪有錢付昂貴的酬金?”錢小林示意他坐下,說:“我有個完美的計劃,酬金是兩根小黃魚,現場交易。”

              按照錢小林的計劃,下午,黃金交易所一開門,古亞樵走近錢小林的窗口,錢小林把裝有兩根小黃魚的袋子遞給他以後,他就沖錢小林開槍。每天下午開門的時候,是交易所顧客最多的時候,保安是不敢亂開槍的,古亞樵完全可以在十幾秒內脫身。出瞭交易所大門就是繁華的大街,跑進大街上的人流裡,就像魚兒進瞭大海,瞬間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
              古亞樵思索片刻,認為這確實是個完美的計劃,便爽快地說:“成交。”

              錢小林看看手表說:“現在離交易所開門還有十分鐘,從這裡到交易所的路程得五分鐘左右,我現在就走,你五分鐘後出發。記住,來個痛快的,最好一槍斃命。”

              走出咖啡廳,拐過街角,錢小林揮揮手,躲在旁邊的隨從跑出來,畢恭畢敬地說:“錢爺,請吩咐。”錢小林說:“跑步去對何浩偉所長說,趕在開門之前,把我辦公桌抽屜裡裝有兩根小黃魚的袋子交給一號窗口的櫃員。開門後,會有一位穿著黑西服、留著小胡子的中年人來拿袋子,叫櫃員什麼也別問,直接把袋子交給他。”

              隨從領命而去。錢小林鉆進旁邊的老爺車,揚長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交易所的大門準時打開,古亞樵來到一號窗口,接過袋子,掏出槍,沖錢小林的胸口就是一槍,錢小林應聲倒地。交易大廳裡頓時一片混亂,保安們拔槍包圍過來,古亞樵把槍扔在地上,雙手高高舉起。

              一會兒,警察來瞭,封鎖瞭交易大廳,勘查現場,然後把古亞樵帶到二樓臨時審訊室裡審問。

              2。完美的一箭雙雕

              此時,在別墅裡,錢大林正在向胡媛媛邀功,笑嘻嘻地說:“我那可憐的弟弟,本來對我們構不成威脅,可是你堅決要我假裝他去請殺手自殺,借刀殺人,現在隻怕他已經做瞭冤魂瞭。”

              胡媛媛說:“我這是為你好,他活著,就是一顆定時炸彈;死瞭,一勞永逸。”

              這時,沖進來一群警察,帶頭的警官說:“錢大林,你涉嫌謀殺,被逮捕瞭!”

              錢大林大叫:“你們憑什麼說我謀殺?證據呢?”

              警官一揮手,古亞樵被帶進來瞭,對錢大林說:“我全招認瞭,你就認罪吧。”錢大林冷笑一聲說:“你認錯人瞭吧,我不認識你,也不懂你在說什麼。”古亞樵說:“你可能沒有註意到,在咖啡館裡,我帶著一個背包。背包裡,有一臺錄音機,是一位美國朋友借給我的,我們的談話內容全部錄在裡面。你和錢小林雖然長得像,難分彼此,但是說話的聲音卻有很大的區別。”

              錢大林崩潰地對古亞樵大叫:“這是一個陰謀!告訴我,誰主使你害我的!”古亞樵隻是嘲弄地看著他,默不作聲。

              錢大林被警察帶走瞭。後來,錢大林在監獄裡畏罪自殺。

              錢氏兩兄弟完蛋瞭,最高興的莫過於何浩偉瞭。何浩偉跟著錢雄偉鏖戰江湖幾十年,是錢氏集團的大管傢。此刻,他正在錢氏豪宅裡,和古亞樵談笑風生,商討怎樣將錢氏財產合法據為己有。

              古亞樵恭維他說:“何爺,您這一箭雙雕的計謀厲害啊!讓我殺瞭錢小林,然後供出錢大林,又花錢把錢大林弄成畏罪自殺,找人冒名頂替把我弄出來,不費吹灰之力就坐擁千萬財產,實在是高啊!”

              何浩偉捻著稀疏的山羊胡說:“我這次成功,除瞭你之外,還有一位美人相助,她才是關鍵。”何浩偉一拍手,屏風後轉出風情萬種的胡媛媛,把古亞樵驚訝得嘴巴張得老大。

              原來,胡媛媛把錢大林的計劃悄悄向何浩偉全盤托出,於是,早就窺伺錢氏財產的何浩偉就導演瞭這個一箭雙雕的好戲,作為回報,他答應分給胡媛媛一筆不菲的錢財。錢大林找到古亞樵這個殺手,也是胡媛媛和何浩偉暗中策劃的。

              三個人正在舉杯慶祝,錢小林帶著律師和一幫兄弟來瞭。何浩偉眼珠瞪得溜溜圓,指著錢小林說:“你不是死瞭嗎?”錢小林撫摸著包紮著紗佈的胸口,嘲弄地說:“老天保佑我大難不死啊!”何浩偉愣瞭片刻,忽然轉過頭狠狠地盯著古亞樵說:“一定是你故意打偏,你背叛我!”古亞樵急忙說:“不可能的,我的槍法百發百中,不可能打偏。”

              錢小林摟過胡媛媛,說:“你們別吵瞭,告訴你們,槍沒有打偏,是我的心臟長偏瞭。我小時候去醫院體檢,醫生就發現我的心臟長反瞭,這個秘密隻有我和媽媽知道。我就是利用這一點,才鋌而走險,和媛媛密謀,定下圈套,讓你幫我除掉大哥,奪回本該屬於我的財產。何叔,說實話,也隻有你才有除掉我大哥的能耐。”

              當初,錢大林篡改遺囑,獨吞財產。錢小林忍氣吞聲,胸懷大計,說服胡媛媛投靠錢大林,唆使錢大林借刀殺人,然後故意把錢大林的計劃透露給何浩偉,借何浩偉之手除掉錢大林。那天,古亞樵來到交易所窗口後,錢小林本來可以坐著把袋子交給古亞樵的,但是那樣的話,古亞樵就會一槍崩掉他的頭。所以,他站起來,把胸口露出來,古亞樵順手隻會朝胸口開槍。古亞樵的槍法越準,錢小林活命翻盤的機會就會越大。

              警察勘查現場時,錢小林的心腹買通警察,悄悄把錢小林轉移到秘密安全的地方救治。

              後來,錢小林給瞭何浩偉和古亞樵一大筆錢,放他們一條生路,遠走他鄉,永遠不許回來。

              3。完美的謀殺

              錢小林終於揚眉吐氣,在這場較量中,他不但奪回財產,還重新抱得胡媛媛這個美人歸。當然,他的這個計劃,多虧瞭胡媛媛鼎力相助,胡媛媛功不可沒。為瞭答謝胡媛媛,他精心準備瞭一枚大鉆戒,邀請胡媛媛在別墅裡共進晚餐,準備向她求婚。

              兩人一見面,胡媛媛就雙手圈著錢小林的脖子,熱吻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忽然,錢小林一把推開胡媛媛,大叫道:“你在幹什麼啊?幹嗎咬我啊。”錢小林的嘴唇上,裂開一道口子,滲出血來,錢小林惱怒地伸手擦掉。胡媛媛“格格”地嬌笑道:“我要烙上一個印記,你永遠屬於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錢小林跟著笑瞭幾聲,忽然頭暈目眩,臉色大變,指著胡媛媛大叫道:“你想害死我,你的牙齒有毒,我中毒瞭!”胡媛媛仍然嬌笑著說:“傻瓜,我的牙齒如果有毒,我豈不是也要死瞭,我可不願意,是我的衣服上有毒。”原來,兩人熱吻時,錢小林的雙手很自然地擱在胡媛媛的腰上,沾上瞭衣服上的毒,伸手抹擦嘴唇上的血時,毒就進入瞭血液裡。

              錢小林淒慘地問:“你為什麼要害我?”

              胡媛媛冷笑著說:“報仇!”

              胡媛媛永遠不會忘記她爸爸媽媽是被錢雄偉害死的。胡媛媛的媽媽長得很漂亮,一次上街時,被錢雄偉看上,強行占有瞭。她的媽媽不堪羞辱自殺,爸爸找錢雄偉理論,被打成重傷,不治身亡。仇恨的種子從小就埋在瞭胡媛媛幼小的心靈裡,發誓要報仇。長大後,她借機接近錢小林,和他成瞭朋友,時刻在尋找報仇的機會。

              機會終於來瞭!錢雄偉死後,錢大林獨霸財產,成為兄弟反目的契機,錢小林的翻盤計劃,成為胡媛媛報仇的契機。錢小林治療期間,她曾經想下手,但是錢小林的心腹在身邊看得緊,她無可乘之機。她猜測錢小林事成之後不會輕易放過她,所以她精心設計,率先下手,成功地讓錢小林不知不覺地中瞭毒。

              胡媛媛的復仇使命終於完成瞭!

              垂死的錢小林有氣無力地說:“我其實早就懷疑你瞭。當初,我勸你投靠我大哥時,本來擔心你不會同意的,可是你答應得太爽快瞭,說明你內心根本不愛我,於是,從那時起,我就悄悄地調查你瞭,對於你的身份,早就調查得一清二楚。沒想到,你下手比我快,我先著瞭你的道。可是你雖然殺死瞭我,但是也最終難逃一死。”

              胡媛媛“哈哈”大笑,嘲弄地問:“你就快死瞭,怎麼殺死我啊?”

              錢小林默不作聲,眼一翻,死瞭。

              胡媛媛離開時,看到桌子上的鉆戒盒子,忍不住打開,裡面躺著一枚精美的鉆戒,那顆鉆石價值不菲,煞是誘人。胡媛媛小心翼翼地拿起來,仔細地檢查一遍,確認沒有下毒,也沒有機關,嘴裡喃喃自語:“這麼美的戒指,本姑娘照單收瞭。”邊說邊喜滋滋地往無名指上套。

              忽然,她感覺無名指像被蜂子蜇瞭一口,大驚失色,舉起手看時,隻見一條黑線從手指上快速往上竄起,不一會兒就到瞭心臟。原來狡猾的錢小林在戒指的環內暗下瞭一個細如發絲的針頭,針頭上塗抹瞭見血封喉的毒藥。

              錢小林之所以那麼肯定地說胡媛媛難逃一死,是因為,他算準瞭,女人都有愛首飾的天性!